不惑

雷安雷最棒了!

安哥信箱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

就是突然间很想写信给你。

这是你走后的第五个春天,

春天依然是绿意盎然的,

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。

春天,还是那个春天;

我,也应该,还是那个我。

哦,至少有一点变了。

我想给你写信了,

从前我是未曾去想过的,

但,现在,我这样做了。

至于,你收不收得到就是另一个故事了。

想过曾经听到的一句话:

[我们不曾有过极端的恨,

也不会拥有极端的爱。]

这是真的。。。

我并没有很想你。

PS.写信的格式没有用,但其实就是写给雷狮自己,抒发感情用的,所以格式什么的,不拘小节就好了٩(•̤̀ᵕ•̤́๑)ᵒᵏ

理性与感性

安迷修是一个感性的人,

换句话来说就是多愁善感,

用雷狮的话来说就是“烂好人”一个。

没错,的确是这样的。

所以,这个“烂好人”,他,在某一天,

救了一个身受重伤的,平时总是不对付的海盗头子。



雷狮是一个理性的人,

换句话来说就是利益至上,

用安迷修的话来说就是没心没肺。

没错,的确是这样的。

所以,这个没心没肺的人,他,在某一天,

杀了他的一夜情对象——某个没马的骑士,结束了这场游戏。



但,

也许,

也许在某一刻;

不是所谓的同情心作祟,

是真心实意的想照顾这么一个人。

说着他的千百般的不好,

却又守在他身边,寸步不让。



也许,

也许在某一刻;

不是言传的无心之论,

是真切的泛起的柔软情感。

回忆那算不上美好的时光,

却也只剩下唇边的苦涩的笑意。



我们,爱过,只是从未开口,也没在一起,罢了。

真与假


雷狮,一个并不为人所知的名字。。。

若是在从前,还会有一个傻逼骑士去记得。

但,,,也只是从前。

而此刻的雷狮正在游山玩水。

好吧,也不仅仅只是游山玩水。

雷狮他在寻找一个人,一个他本该忘了的人。

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

但雷狮没有心,或者换个说法,他的心早就给了别人。

所以创世神就同他开了一个玩笑。

那是个雨夜,雨水冰冷刺骨,落在雷狮脸上,看起来像是泪水,但也只是“像”。

对于这个男人,泪水简直是奢侈品。

“哥哥,你为什么在哭?”只是一个简单的带着关心的问题。

雷狮低头望去,雨水顺势从脸上滑落。

他看到了无数个过去的清晨和现在的黑夜都会看到的一双眼睛,那是碧绿色的星辰大海。。。

眼中就莫名多了层水雾。

“哥哥没哭。”

“哦。”

这个雨夜中的小对话就此没了下文。

。。。。

很多年前,也是个雨夜。

雨水混杂着血液渗入泥土。

某个骑士说:“雷狮,我想我会记得你。”

而在那双碧绿的眸子中的雷狮没有言语,甚至没有表情。

也许有,但安迷修他看不清。

半晌,一切又恢复了平静,只剩下雨声。

“安迷修,我想,我,会忘了你。。。”

泪水来得突然。

这是雷狮这个骄傲的男人第一次落泪,却不是最后一次。

。。。。

“安迷修,你并没有记得我。。。”

我也没有忘掉你。。。

你所听到的都是假的。

 @凛冬季节 再次感谢冬爹!!!

我们在梦中相遇[番外]


背景:雷狮和安迷修确认关系后,雷狮18岁生日。

“你的愿望是什么?”安迷修视线不知落在何处,似想着些什么。

雷狮盯着安迷修,煞有其事的开口:“安迷修,我们会一直在一起,一直一直在一起。”

安迷修眼中有一瞬的歉意闪过,半晌不语。

“愿望说出来会不灵的。。。”就在雷狮以为安迷修不会开口的时候,某个皇子雷听见了他钟意的人的声音。

如溪水潺潺淌过,风铃轻轻摇曳,但内容却不讨喜。

“迷信的话你也信?”雷狮心情很好,没有计较太多,反而勾起唇调侃了一句。

但,只要是安迷修说的雷狮都愿意去相信。。。

前提是,不可以,不行,也不被允许,离开。

安迷修又一次沉默。

似是在挣扎着什么。

“今天是我生日啊,礼物呢?”雷狮看似漫不经心的转移话题。

安迷修冲他眨眨眼,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来。

不会。。。。。礼物是安迷修本人吧?

虽然有些唐突,但,自己马上就成年了。

再说,自己也不是不可以接受。。。

雷狮的耳垂微微泛红,眼睛里却闪着光。

然后,在雷狮期待的目光中,安迷修变出一个盒子。

盒子里平平整整的摆放着一条头巾。

雷狮眼中的光迅速暗淡下来。

安迷修似是没注意到一样,双手展开头巾。

这时雷狮才看清头巾的全貌。

更加嫌弃了。。。

不是什么特别的款式,只是一条白头巾,上面还有一个幼稚的星星

幼儿园小学生的水平的那种。。。

看看笑得一脸真诚的安迷修,本想怼天怼地怼空气的雷狮,默默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。

算了,就凭傻逼骑士的情商,恐怕只有自己要了。

“我,很喜欢。”雷狮艰难的开口。

“我知道。”安迷修说。

雷·过生日·18·想歪·无语·狮:不,我想要的不是这个,你知道了些什么啊!!?

安·都懂·失落·情商下线·迷修:我知道,我什么都知道,不用再说了。

我们在梦中相遇(四)

#所谓一家人#

查户口的进展顺利的不像话。

没过多久,就筛选出了一小叠。

抽象而又独特的特征是一方面,

而另一方面,,,就是照片的问题。

“不打算解释一下?”雷狮翻看各个角度的照片里的同一个安迷修,缓缓开口。

有正面照,背面照,侧面照,甚至还有瞰览图。

360度无死角,,,个锤子哦!

“这是国王决定的。”护卫暼着雷狮的表情,毫不犹豫的甩锅。“国王说要拍得全面。”

还说这是他儿媳妇。。。

这句话护卫没敢说出口,怕殃及池鱼。

对不住了,国王啊,我只是想好好活着。

“哦。”雷狮应了句,目光还停留在正面照上。

不对,身高不对,年龄上也有问题。

明明是1米9的。

明明看起来大好多的。

视线停留在那张稚气未脱而又有十分相似的脸上。

还没来得及细想,门便开了。

得了,曹操来了。

“雷狮啊,我儿媳妇长什么样啊?”老国王道,脸上笑得简直要开出花来。

在场的另外三人皆是一脸震惊。

仿佛扔下了一个炸弹。

雷狮还没反应过来,早就埋好的地雷也爆了。

“大哥,不是,要炸的吗?”卡米尔问。

锅买了,油也热了,就差“大嫂”了,啊呸,是“安迷修”。。。

糟心。。。。

雷狮的心情简直是日了狗了。

“不,,,”雷狮刚想开口辩解,却别抢了话头。

“不行啊,雷狮,根据我累积的经验,强取豪夺什么的要不得,要一步一步来,喏,我飞船票都买好了。不过,你和那个叫安迷修的,进♂行到哪一步了?”老国王语(shi)重(fen)心(ba)长(gua)的开口。

如果可以的话,雷狮想现在就一炮轰了自家父亲。

来人,我的粒子炮呢?!!

雷狮一脸黑线,强硬被塞下一张去往骑士星的飞船票。

雷狮花了老半天才解释清楚。

不是儿媳妇,不炸。

“那查那个‘安迷修’干什么??!”吃饱了撑的吗?

这次众人的脑回路倒是意外的重合。

雷狮下意识目光躲避,吐出了两个字“好玩。”

你雷狮还是你雷狮,根本不乖,糟心。。。

以后查户口这种事一定要少做。。。

雷狮暗暗想到,顺便把刚才的小小疑惑抛之脑后。

卡·悲愤·扒五谷粥·吃炸鱼干·米尔:物尽其用。

雷·不明真相·客串·大皇子:发生了什么?我有弟媳了?最近怎么这么多奇奇怪怪的食物?厨师得换了。。。

安·增高·儿媳妇·油炸·莫名奇妙·迷修:不不不,我是雷狮他老攻,了解一下?身高缺陷都弥补了。。。

国·很闲·沉迷玛丽苏·王:不对,按书上说的,儿媳妇应该是有了啊,,,有了吧?

我们在梦中相遇(三)

#有脑子吗,我要一打#

确定了每晚都会见到那个傻逼骑士后,雷狮决定展开调查。

为什么?_?

嗯,这个问题很好。

每晚雷狮都尝试从安迷修嘴里套出些什么,但,没脑子的骑士这方面却机灵得很。

为什么?这句话雷狮问了很多次。

安迷修有他自己的秘密,明明可以理解,但还是想更加了解。

所以,,,,

偷偷做个小调查还是可以的。。。

“卡米尔,你,认不认识一个叫安迷修的人?”雷狮说。

“大哥,,,”卡米尔思索着开口“是要绑还是打?”

雷狮听完卡米尔的话,不由得黑脸。

不,我不饿。

只是想查户口。。。

雷狮没有说些什么,只是摆了摆了手,示意卡米尔离开。

好歹也和大哥生活了几年,虽然没有说话也多少能懂一些。

想错了,这样不够,要买口锅。。。

卡米尔制定了购物计划,走之前补了句“不过,安这个姓氏在骑士星才有吧。”

最近自家大哥分明很乖,没有外出惹事,连熬夜都少了。。。

每晚一到点就睡觉。

更别提到别的星球。

安迷修,那来的倒霉催的?

心中默默点了蜡,然后发消息给厨师。

“记得买锅,可以装人的那种。”

但雷狮不知道自家弟弟产生了什么误会。

得到了方向的雷狮,心中给自家弟弟点了个赞。

唤来护卫。

看着护卫埋得深深的头,有些心动。

要试。

“你,”雷狮声音明显透着怒气。

“属下不敢了!”护卫立马跪下,十分悲壮的说着。

很好,气势没问题。

果然是智商问题。。。

“没事。”雷狮十分确认了事实,心情愉悦。“我想查一下一个叫安迷修的人,在骑士星。”

“是!”中气十足的一嗓子。

找安迷修好啊,嗯,特别好。

护卫心里开满了花。

这次效率意外的高,没出几日,雷狮便得到了厚厚的一叠照片。

前路漫漫。。。

雷狮望着照片,不语。

周身气压莫名低了下来,缩在角落的护卫瑟瑟发抖。

“大哥,你要找的人,具体特征知道吗?”卡米尔打破了沉默。

丢脸,丢大发了。

雷狮一时心急,只给了个名字。

明明知道很多的。

一定是睡眠质量不好,影响智商了。

据说智商低是会传染的。。。

要命。。。

雷狮强忍下买高中教材书的念头,默默别过脸,避开视线。

雷狮心情不好了,连带着某个骑士的印象都差了几分。

“长得一般,很傻,头顶着天线,装着古怪的。”雷狮这样说。

看来锅马上可以用的上了,得吩咐先热好油。卡米尔心中暗暗给自己点了个赞。

不过还得买着东西。。。

我们在梦中相遇(二)

#冷场,我们都是专业的#

后续是,,,

第二个晚上,雷狮又在梦里见到了那个叫做安迷修的家伙。

很好,这次看起来正经多了。

安迷修穿了身西装,紫红色的。

明明很骚包,安迷修却hold住了。

有点小帅。。。

一会儿后,没人开口。。。

又一会儿后,还是没人开口。。。

雷狮:很好,没有抱人,有进步。

安迷修: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说什么好啊!!!

安迷修正在经历头脑风暴。

创世神给我的衣服我穿着好看吗?

雷狮喜不喜欢啊?

昨天太激动了怎么办?

印象分会不会很低啊?

要是雷狮不喜欢我了怎么办?

雷狮怎么也是不说话啊?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?!!!

“雷狮,,,”安迷修想了许久,憋出一个名字,一个无论念多少次都不会厌烦的名字。

但,只憋出了一个名字。。。

安迷修:冷场了,聊什么,急,在线等。

雷狮听到了安迷修的话,忙打了一个激灵,想到了昨天的情形。。。

不行,又要磕药了,不能再让他说了。

“安迷修。”雷狮忙堵住安迷修的话头。

然后,也不知道说些什么。。。

空气中漂浮着一团若隐若现的尴尬。(都快实体化了好不好!)

“你为什么会在我梦里?”雷狮终于挤出了一个话题,为了掩盖之前的长时间的沉默,加重了语气。

“我自己找来的。”安迷修奄奄的说,有些道不明的不安。

没磕药连人都怂了好几倍吗?

雷狮内心疑惑,不动声色的继续问“为什么?

“以后吧,以后有机会就告诉你。”莫名的安迷修有些忧伤。

雷狮不高兴。

安迷修没有回答他的问题。

比“再见”让人难过的词是“再说”。

雷狮想起了不知从哪听来的一句话。

更加不高兴了。

雷狮阴着脸,直直的看向安迷修。

但,安迷修还是没有害怕,反而露出一个笑来。

弯弯眉眼,眸里有淡淡的水雾。

像三月天的阳光,温暖不灼热,刚刚好。

皇宫里是没有这样的光的。

那些目光都是敬仰而畏惧的,没有人这样看过他。

被重视的感觉,挺好,呆毛都顺眼了。

心情好了些的皇子雷收起了他攻击性的眼神,对上那汪碧绿的海“嗯。”

以后嘛,不急,我等你,多久都等。

第一次,雷狮觉得夜晚是如此漫长的。

雷狮觉得自己已经和某人待得够久了,但,他没醒。

安迷修还有时间进行了一场宣誓仪式。

结果是,某个皇子雷得到了一个专属骑士。

免费的,不要钱,晚上做梦送的。

我们在梦中相遇(一)

#我和你在梦中相遇#

“雷狮,,,” 声音从远方传来,七分喜悦,三分怀念。

“哈?” 15岁的雷狮强装镇定,尽力看向声音的来源。

但在看清来人的那张脸后,却生不起任何害怕的念头。 

来人长得眉清目秀,尤其是那双眼睛,像海,碧绿色的海,明显地荡着一圈又一圈波纹。美中不足的是头顶上晃动不安的呆毛,和难以言表的穿衣品味。

很傻,长得好看,不像坏人,穿衣品味也不行。。。

虽然不能以貌取人,但雷狮还是在心里暗暗将危险系数降低到3星。

这次雷狮是真的很镇静,问“你是谁?”

脸上没有太多表情,莫名有些吓人,可以窥见日后的气势,让人怀念。

安迷修并没有像料想的那样瑟瑟发抖,反而更加兴奋。

像磕了药一样。。。

不对,剧本不是这样的。

回想起以前的护卫在自己开口时就跪了,顿时让皇子雷产生了小小的不满。

但很快就抛之脑后,接受了另一种解释。

虽然在对来人的智商有了大概的了解,但雷狮无论如何也无法想到他接下来的行为。

安迷修,快步向前,两步并一步,然后小跑着奔向雷狮。

安迷修将雷狮揽入怀中,明明看着没有用力,却意外的无法挣脱出来。

像得到了失而复得的珍宝。

被抱的感觉没有想象的那么难以接受。

除掉红得明显的耳垂。。。

“安迷修”安迷修声音低哑,磁性十足。

呼吸声打在耳畔,痒痒的。

要命,现在脸都有些烧了。

好吧,评价要补上一点,声音也好听。

但随便抱人这种怪癖要不得。

嗯,贴着耳朵说话也不行。

雷狮在心中默默的想。

再然后,,,,

然后雷狮就醒了。

“哇哦,原来是做梦。”雷狮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。

不知是庆幸还是失落。

感觉

“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 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 忘记了他的笑容 忘记了他的笑脸 但是我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觉 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。” ————《左手倒影,右手年华》
Q:雷总,请问您对安哥的感觉是什么样的?
雷狮:一开始是心跳加速,肾上腺素分泌,身体内的好斗因子在躁动着。
安迷修:麻烦说人话o(*////▽////*)q[莫名期待的小眼神]
雷狮:想干架了。
Q:那后来呢?
雷狮:后来是心跳加速,肾上……
安迷修:停!恶党,干一架吧!
雷狮:好啊。干♂一♂架♂。
Q:咳咳,由于某些不可抗因素,呃,那个……
[你懂的jop.]
后来,后来当然是想和你干架啊!(在床上)

天堂和地狱

“就算分离得再遥远,可是头顶上还都会是同一片天空吧,所以无论在哪里,我们都不会觉得孤单。”
————夏至未至
个锤子呦。
“安迷修,现在天空在你脚下;就算是以后,在我头顶的也只是大地而已。永远都不会再遇到了……”
PS.是安哥死后的背景